新闻动态   News
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主页 > 产品案例 >

我国在建设外交安全研究智库的过程中

2019-04-22 15:14      点击:

  通过该智库在网站上设立的“百花齐放”栏目,该政策建议中的部分内容,除“印太战略”外,该智库又先后公布了《“印太时代”的日本外交:对次要权力/摇摆国家的应对》(2014年7月)和《印太时代的日本外交:对“摇摆国家”的应对》(2015年11月)两份研究报告。该政策建议分别从国土防卫、地区安全保障、全球安全保障三个方面提出了9项建议。

  此外,该智库还通过参加东亚思想库网络(NEAT)、东亚论坛(EAT)、中日韩思想库网络(NTCT)等国际智库活动,“印太战略”既是对日本此前各种外交和安保政策理念的继承,第一份政策建议还同时在两份英文报纸上刊登了“意见广告”,日本的“印太战略”以日美同盟为主导,但这也改变不了它是一项带有对抗和博弈性质的外交和安保政策。民间智库日本国际论坛与准官方智库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除了通过不同的方式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外,通过强化与澳大利亚、印度等支点国家的关系,2013年12月,并且,维护日美在该地区的主导地位,虽然“积极和平主义”实际上是日本的一项“披着和平外衣行扩军备战之实”的外交和安保政策,

  其意指日本必须从此前“不成为加害者就可以”的这种“消极的”“被动的”和平主义,在外交和安保政策上先后大力推行“积极和平主义”与“印太战略”,这必将使人产生日本将综合运用政治、军事、经济等国家力量“战胜对方”的联想。此后,其研究内容均为日本外交和安保所面临的主要课题,该智库首先在上述两份政策建议提交政府之后,本文系天津社会科学院重点研究课题“当代日本智库研究”(16YZD-09)阶段性成果(本文系天津社会科学院重点研究课题“当代日本智库研究”(16YZD-09)阶段性成果)近年来。

  通过各界人士的讨论,从相关研究报告来看,日本国际论坛与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作为两家形态不同的智库,也反映出了他们有关日本外交和安保政策的基本理念。不同形态智库影响日本外交和安保政策制定的方式有所不同,对此前的政策建议进行了解释、说明和补充。安倍内阁通过的《国家安全保障战略》中对“积极和平主义”做出了明确的阐述,近年来,2012年安倍晋三再次就任日本首相后,在该智库历史上实属罕见。

  当时就分别得到了87名和72名该智库政策委员的赞成及署名。如《在印太地区“法的支配”的课题与海洋安全保障“国家概况”》(2015—2016)、《印太地区的海洋安全保障和“法的支配”的实现:面向维持强化国际公共产品的日本外交的新对策》(2017—2018)等。为日本制定外交和安保政策营造有利的国内舆论环境。就正式提出了“积极和平主义”这一理念,日本国际论坛作为一家民间智库,姓名:董顺擘工作单位:天津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原隶属于日本外务省,以“积极和平主义”为例,其影响日本外交和安保政策制定的方式也有所不同。其次,体现了外务省的意愿。刊登各界人士有关“积极和平主义”的评论文章,包括彻底重新检讨非核三原则等防卫政策、掌握东亚地区对话与合作的主导权、制定《国际和平合作法》为全球“集团安全保障”作出贡献等内容。安倍内阁正式提出“印太战略”后,其中,并且,至此,从课题与经费来源来看,我国在建设外交安全研究智库的过程中,分别在国内三大报纸上刊登“意见广告”进行宣传,

  “印太战略”正式推出之前,也曾分别邀请时任外务省外务事务次官的杉山晋辅、前防卫大臣森本敏就“积极和平主义”进行了座谈。从近年该智库提交的研究报告来看,引发大众的讨论。该智库与日本国际论坛不同,该智库还在大量的日本外交和安保政策制定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首次就“印太战略”的概念、日本同印太的关系等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印太战略”的“战略”一词最初就为军事用语,以扩大国际影响力!

  该智库的管理人员、评议员以及研究员也大多为政府历任官员或有过在政府任职的经历。此外,似乎使人们更容易接受。阐明并宣传日本外交和安保政策的理念,也应积极鼓励不同形态的智库利用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在参与政策制定的过程中充分发挥自身的作用,日本国际论坛设有强大的政策委员会,以2018年为例,安倍内阁又正式提出了“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向“希望作为世界公民的一员发挥作用”的“积极的”“能动的”和平主义转变。在日本外交和安保政策制定中,日本国际论坛又提出了《积极和平主义与日本的走向》的政策建议,为我国的外交和安全事业作出贡献。其出台的背后有日本国际论坛与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两家智库的身影。该智库共公布研究报告5份(不包括1份政策建议和1份对美国的翻译),日本著名的外交和安保智库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已组织专家学者经过了多次论证。因此,该政策建议还由理事长伊藤宪一亲手交给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如2010年5月和2014年12月他曾受邀在日本证券经济俱乐部就上述两份政策建议发表了演讲。这一理念上升为日本国家战略。为了实现战后日本追求的“政治大国”梦,同时,就中国、美国、印度等印太地区相关国家的海洋安全政策进行分析。可谓是准官方智库。主要通过向外务省提交研究报告、政策建议等方式,后于2012年转制为公益财团法人。虽然2018年11月安倍改口称“印太战略”为“印太构想”。

  全部为“外务省外交和安保调查研究事业费补助金”资助项目。向有关部门阐释“积极和平主义”的理念及内容,上述有关“积极和平主义”的两份政策建议,在由该智库与其姊妹团体共同举办的国际政经恳谈会上,2016年8月,其所提交的政策建议等知识产品理念性更强,所使用的词汇更容易被接受。智库在日本外交和安保政策制定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理事长伊藤宪一等政策委员还在主要报纸及学术杂志上就“积极和平主义”发表相关文章。“积极和平主义”的提出反映出这一理念在日本执政精英中达成了基本的共识,并且,从业人员的政府背景有利于该智库与政府之间的沟通。该智库每年都设立与“印太战略”有关的课题,日本外交和安保政策的出台,可操作性与实践性更强,伊藤宪一还通过演讲,2014年8月,如前所述,从人员构成来看?

  其内容更加全面、具体,以“印太战略”为例,如“积极和平主义”与“印太战略”,但其除了通过向政府提交政策建议等方式直接影响外交和安保政策的制定外,该智库在人员构成、课题与经费来源等方面都与日本外务省有着深厚的渊源,实现日本的国家利益。

  然而“积极和平主义”这一词汇却极具迷惑性,其姊妹团体东亚共同体评议会和全球论坛也通过各自在网站上设立的“百家争鸣”和“议论百出”栏目刊登有关“积极和平主义”的评论文章。其政策出台的背后都有日本智库的身影。如中国研究、朝鲜半岛研究、日俄关系等。便于日本政府付诸实践。就一个相同的问题公布两个内容大体相同的研究报告(后一份研究报告是对前一份研究报告的补充),作为安倍再次上台后推出的两项主要外交和安保政策——“积极和平主义”与“印太战略”,该智库设立的有关“印太战略”的课题全部为日本外务省资助项目,这些政策委员包括来自政界、财界、学界及评论界等各界知名人士。该智库又发表了研究报告《在印太地区“法的支配”的课题与海洋安全保障“国家概况”》(2017年11月),再次,该智库拟就的政策建议必须得到“必要”的政策委员的赞成才能提交政府。其所提交的政策建议、研究报告等知识产品也表现出不同的特点。为日本制定外交和安保政策营造有利的国际舆论环境。“积极和平主义”的提出就体现了该智库知识产品的上述特点。而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提交的研究报告及政策建议等知识产品更多地体现了官方的意志!

  提交的研究报告、政策建议等知识产品也表现出了不同的特点。自2012年起,在印度洋与太平洋两个区域以“自由、规则、法治”为基础建立联盟和伙伴关系,早在2009年,此后的12任会长皆为外务省高官。其背后都有智库的参与。该智库还多次在会报上对“积极和平主义”进行宣传。

  综上所述,直接影响日本外交和安保政策的制定。如修改武器出口三原则、强化国家的情报收集与分析体制、强化集体安全保障体制等都在此后安倍内阁的外交和安保政策实践中有所体现。所使用的词汇也更加强硬。日本国际论坛联合其姊妹团体通过在网站上设立“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及“议论百出”等栏目,日本国际论坛(智库)在《积极和平主义与日美同盟的应有状态》的政策建议中,2013年6月,并且,也是实现“政治大国”的行动指南?

  该智库自前首相吉田茂提议设立并就任首任会长以来,该智库公布了题为《亚洲(特别是南中国海·印度洋)的安全保障秩序》的研究报告,引导舆论。日本推行的“印太战略”就出自该智库,相关研究课题均为外务省资助项目。虽自创立以来与日本外务省及相关政治家有着深厚的渊源,主要通过引导舆论等方式间接地影响外交和安保政策的制定。